杜康泉|薄薄酒,难醉人,此泉能使鲁酒醇。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

齐鲁网

2022-01-13 20:41

《杜康泉》

(吕芃)

从来山左古热肠,

履痕到处皆郑庄。

醴酒常设欢天下,

此地有泉名杜康。


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

往来游人,临泉驻足,诵一篇《短歌行》,遥追杜康佳酿,仿佛也能追思曹孟德掇月求贤的雄韬伟略。但,趵突泉公园内的这一杜康泉,早先名曰“北煮糠泉”,到了清代,才以谐音传为“杜康泉”,而金代元好问在《济南行记》中所述“泉在舜祠西庑下,云杜康曾以此泉酿酒”的,则是位于旧时刷律巷内,同名“杜康”的古杜康泉。

“煮糠”之名,其由来已不得知晓,但泉水清澈,丝毫没有“煮糠”之半点污浊,如此情景,让晏璧也心生疑惑,发出“一掬可清无尘滓,何是当年玷浊名”的感慨。

几度易名,终得“杜康”,算是遂了人愿,也是实至名归,不过有人为了便于区分,还是把相距不远的广会桥融入其名,又称“广会杜康泉”,并列入济南“新七十二名泉”。


闪电新闻记者 穆广辉  通讯员 实习生 高雨 孙泽宇 报道

闪电视频

编辑: 穆广辉 刘科春 单提词

阅读量:20.6W

打开“闪电新闻”看评论

相关推荐